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顶开omega腔道成结 少将的软糯OMEGA

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我不知道何时注意到他的,但是当我想起他之后,我发现我已经无法忘怀。

他有一头灿金色的发,碧蓝色的眼睛。

即使在这金发碧眼的国度中,他依然耀眼。

他总是匆匆的去上班,带着层叠的文件,慌慌张张的,但是当有学生问他问题,他总是耐心又亲切的停下来回答,我才知道他是一位教授。

我很崇拜他,像我这种没读多少书的女孩,上大学是个遥远的梦。

有天,那位教授又匆匆跑去上课,却不小心把文件弄散了,散落在我花店前,他急忙的捡起来。

"抱歉抱歉,谢谢你。"他说,十分歉意。

当他拿走我手里文件时,我忍不住说道:"常常见到您呢。"

我不知道他会回什么,可是我话已经说出口了,我脸大概红了吧。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啊,我也常见到你,我是诺菲尔˙卡特,我是一位化学老师。"

"诺菲尔?"波波先生难掩吃惊,这名字他不是没听过,更明白说他熟悉不已。

"你注意到的是诺菲尔?"波波先生有点错愕:"你不是说过你……"

注意过我?

"嗯?"贝蒂丝缓慢的侧过脸,手放到耳朵旁:"年轻人,你说什么?大声点,我老人家没听到啊。"

波波先生摇摇头:"不,没事,我没事。"他僵硬的笑。

手里的波斯菊握得有点紧。

贝蒂丝不以为然,转头过去,摇晃着椅子。

罗伦佐大学的化学教授,波波先生可说是相当有名。

而诺菲尔˙卡特只是一位小职员,更正确的来说,他是跟在波波先生旗下,帮忙他研究的职员之一。

贝蒂丝没有感到身后波波先生的悸动,只是沉浸在回忆中:"当初相遇真是浪漫,真是神主顾我们相遇。

我们渐渐熟悉,甚至约出来见面,在诺菲尔口中常常提到一位他敬爱的化学教授,叫什么来着,我总是不记得,似乎叫什么……"

"鄂曼莱克斯杜隋波儿˙席乙斯雀梅斯特。"波波先生回答:"是当年,罗伦佐大学着名教授,研究有机化学物质与生命体的相互反应,不论是外表还是成就都非常引人注目。"

波波先生说,语气平淡,像是叙述一件别人的事。

"哦,原来你知道啊,真厉害,你该不会是那个教授的学生吗?"贝蒂斯讶异。

"不是,我不是。"波波先生若有所思的回答,他迟迟望着贝蒂斯的背影。

贝蒂丝笑:"那人真的很有名,诺菲尔喜欢谈论他的一切,他的研究,他的热衷,甚至有天还指着校园中,一位拿着文件的英俊男人,他开心的说,看啊,那就是那个有名的教授。"

波波先生第一次看到贝蒂斯这样笑,这种愉快是面对他时,完全不一样的快乐。

他想起来,当年贝蒂丝当时所说的,我“知道”你,是因为对自己的认知是来自诺菲尔的口述。

"我都忘了……当时的自己野心很大,根本无心留意其他事情……"波波先生恍然,心里闷闷的,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波波先生猜想,贝蒂丝想必这就是诺菲尔那天突然辞职的原因。

"诺菲尔他……"贝蒂丝说着,眯起眼而笑的她像是在哼歌:"话题最后总是回到我身上,谈论我的外表,说我好美,那真是美好的日子。"

"可是有天,诺菲尔晕倒了,我送他去医院,才知道他得了血癌。"

话语到此,贝蒂丝停顿下来,空气变得有点稀薄,三十多年至今,她依然像是刚刚才得知诺菲尔得绝症,久久无法言喻。

贝蒂丝哭泣着。

诺菲尔安慰她,还在病床上掏出戒指,她就这样答应了病床上求婚的丈夫。

隔天,诺菲尔很快的提出辞职。

波波先生坐在办公桌撑着一边的脸,皱眉头看着那封信,他没打开只是望着眼前跟着他好几年的人:"为什么突然辞职?"他问。

诺菲尔带着一种腼腆:"累了,想回老家休息。"

光从后面照向波波先生,光影分明的他带着彷佛美丽的画像,蓝色眼有点暗,却依然迷人。

那双眼正看着诺菲尔。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