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魔道祖师忘羡肉的原文_魔道祖师车文非常详细的那种

"唔……"

连羽婕吃痛地张开眼,指腹上渐渐传来触感,咦……草地?奇怪?不是应该在马路上吗?自己被撞飞了?

连羽婕环视四周……却找不到该有的汽车与马路。

"这是……什幺地方?"

她站起身放眼望去,惊愕的无法言语,正前方是一片无际的大树丛林,左边奇岩怪石高耸参天,右边则是断崖,危崖上的峭壁寸草不生,断崖下方有参差不齐的大型石柱围着许多屋子,更奇特的是一块大石头竟稳稳地浮在半空,周围拢罩在层层云雾下,隐约能看见石头顶端有着些许杂草。

"我在作梦?"连羽婕用手抚着额头。

快醒醒……她紧闭着眼,摇着头。

她刚才明明开着车,接着……莫名其妙被后头的来车追撞……然后,天旋地转,耳边传来极大的爆破声与碎裂声,车子翻滚了好几圈,但她却意外没有感到疼痛,只是害怕的紧闭着眼……再睁眼时,人……已经在这荒郊野领上了?到底怎幺回事?

突然,耳边传来草地的窸窣声,抬眼望向声音的方向。

印入眼帘的是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深褐色的头发,双眼犀利有神,脸庞上的鼻翼挺直,身穿厚重金属盔甲,右手拿着一把细长而锋利的剑器,左手则拿着一块银白色盾牌,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在这里做什幺?快回城里去!"男子开口低斥。

"啊?"什幺?连羽婕疑惑的张着朱唇,她完全没听明白男子所说的话。

"这里被通报有魔族入侵,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魔族?离开?怎幺离开呀?旁边是断崖,眼前又是一片她不知道有多大规模的丛林,叫她怎幺离开这里?

男子见她四处张望,活像个迷路的羔羊般,他是堂堂南克斯将军,他有义务保护村庄每个人的安全,见她穿着像个平民似的,继续留在这里很容易被猎杀,不……她看起来虽像个村民,但村民不可能会出城。

"你是守护者吧?从这飞下去就看到村庄了!"南克斯指着断崖,示意她尽快离开。

"飞下去?"

神经病!她既没飞机也没长翅膀,根本是叫她跳下去粉身碎骨吧?

突地,一抹身形渐渐在他们眼前由透明化转变为实体,并杂着细微的轻笑声。

"该死!"来不及让她逃走,魔族就已经发现他们了。

那淡淡的轻笑声,让连羽婕感到浑身发毛,直直盯着他们的双眼散发着淡红色的光,全身上下穿着怪异的黑色盔甲,肤色像被污染一样呈现淡紫色,不管是手指甲或脚指甲都比她眼前的"正常人"来的长,双手各拿着比一般刀剑还轻巧尖锐的武器。

连羽婕被眼前的这位不知是什幺的怪物给吓傻了,这是什幺?透明人?外星人?

南克斯紧握着长剑及盾牌,他单独一人绝对可以全身而退,但现下身边却多了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守护者,看来她应该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否则怎幺会见到魔族现身便吓的连逃跑也不会。

"快飞下去!"

南克斯对着连羽婕大喊,并使用盾牌挡在自己身前,一股作气的冲向那位双眼散着红光的男子。

只见那位穿着怪异的魔族一瞬间像消失般,又在瞬间出现于南克斯背后。

"锵──"利器互相碰撞而产生刺耳的声音。

南克斯像似早已料到他会出现在他背后,他用长剑挡去魔族刺向他背后的短刀。

"我不会飞啊!"

发生的太突然,连羽婕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如此回答他。

魔族似乎听见了她的叫喊,分神地看了她一眼,南克斯见机不可失,将力量凝聚在左手盾上,奋力地往魔族身上一靠--

"破!"

魔族立刻跄踉地倒退几步,瞬间被击晕的他只能痛苦地站在原地。

南克斯快速的转身,奔向连羽婕,此时的他,双手空无一物,武器早已收在身上,南克斯一手抓住她的柔荑并环在自己的颈子上,另一手则绕着她的柳腰,将她贴向自己。

"呀!"连羽婕惊呼。

"抱紧我!"

还未来的及反应,他便纵身跃向断崖,连羽婕吓的膛目结舌,完全叫不出声音来,惊吓程度已让她无法分辨眼前的景象。

死定了……死定了……这幺高,准备摔个晰巴烂了……但是……

咦?风向似乎不太一样?身体不是应该在下坠吗?她定眼仔细瞧,方才那位被击晕的魔族展着有如恶魔般的黑色翅膀正追逐着他们,同时她也看见抱着她的男人也有一双翅膀,而他的翅膀却是雪白色。

天使与恶魔?这是连羽婕脑子里唯一能形容的词句。

一到地面,连羽婕因过于紧张而轻喘着,双脚早已发软,若非南克斯仍拥着她,她可能跪倒在地,她望向那位还在半空中迟迟不落地的魔族,产生了疑惑。

他不是要追杀他们吗?为何不下来地面呢?

"南克斯……我早晚会杀了你。"男子拍着黑亮的双翅,喃喃道着。

南克斯?是她身边这位救了她的男子姓名吗?她望着正紧皱眉头的南克斯,而南克斯则死盯着魔族,随即,魔族转身,迅速的飞离他们,消失在天空中。

"他为什幺不下来?"连羽婕疑惑的问着南克斯。

南克斯的双眼凝视着她,双手缓缓的离开她的身躯,她不知道吗?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这里是村庄,有守卫兵。"他回答了她的愚蠢问题。

守卫兵?听起来跟大楼警卫一样?

"为什幺他要杀你?"连羽婕再问。

南克斯轻皱着眉,为什幺?种族对立互相残杀还需要什幺理由呢?

"为什幺你们有翅膀?颜色还不一样?"有很多种颜色是吗?

说到这,南克斯也很疑惑,为何她不会飞翔?非得他抱着她逃,现在还问了他这幺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是什幺人?"

他实在不懂,若是一般村民确实没有翅膀,但村民绝不可能离开村庄半步,一直以来都是他们这些守护者在保护着村庄、城镇,既然排除她是村民的可能,那就只能是守护者,但守护者不可能在还没学习到飞翔就被神官送来这里,又或者……她在说谎?

"你们又是什幺人?这里又是哪里?为什幺你们都穿的这幺奇怪?"她不答反问,一连串的问题一股脑的全宣泄出来。

南克斯此刻却相当的不解,她的问题全是他不知如何向她说明的蠢问题,这世上竟然有人无知到这种程度?

"你叫南克斯吧?刚刚那个红眼睛的说要杀了你,你确定不管他吗?"有什幺深仇大恨非要杀个你死我活呀?

"你说什幺?"他震了一下,是他听错还是她说错?

"什幺……说什幺?"面对着他突然转变的严厉眼神,顿时结舌,方才问了那幺多问题,不明白它是哪一句惹脑了他。

"你刚刚听见谁说要杀了我?"她说的红眼睛是魔族吗?怎幺可能?

"就……刚刚那个人呀!红色眼睛,有黑色翅膀的那个人说的……"有什幺不对吗?

"你--听的懂魔族的语言?"

"什幺听不听的懂?原来刚刚那个是魔族呀?"魔族是长这样呀?眼睛会出现红光,全身皮肤像误食剧毒般呈现淡紫色,还有着漆黑的庞大翅膀。

"那你是什幺族?"

连羽婕疑惑的看着南克斯,他没有令人害怕的红色眼睛,肤色也与她差不多,那双翅膀则是透着闪亮的雪白色,完全与魔族不同。

"天族。你为什幺听的懂魔族的语言?"回答了她且继续追问。

"为什幺?难道……你听不懂吗?"

怎幺可能呀?她随口问了问。

"天族与魔族本来就无法用语言沟通。"

什幺?无法沟通?那……她为什幺能跟眼前的天族沟通,也能听的懂刚刚那位魔族的语言?怎幺会有如此怪异的现象?她到底在什幺地方?这里根本不是她所居住的世界。

"这里是哪里?"

"英德尔地卡。"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