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九辫儿车文 完整_车文腐肉

大战过后,许多记忆碎片飘散在守世界,它们没有本体,只有一段段故事;它们就像是光一般存在于你我之中,但是很少人会去留意。这些记忆可能会散去,或者落入时间的流域等待着永远等不到的主体。

有一些人不忍心看着这些记忆,他们花了近一辈子的时间采集这些破碎的记忆、阅读这些传奇的故事,试着在时间走到尽头前将记忆拼整、将完整的记忆带回安息之地,归还给原主人。他们被称为——

记忆旅人。

"好帅啊!"

罗林斯.伊维尔,凤凰族首领的儿子,今年十岁。此时此刻正专注于病床上青年讲的故事。

"是吧,然后啊⋯⋯"青年笑了笑,继续讲着。

这名青年是名记忆旅人,这个家族专门搜集那些破散的记忆,平时借由说书过活。

然而到了这一代,青年还来不及传承下去,就得了绝症。

"他唱着精灵百句歌消灭了鬼族大军,学院战告此一段落。他又回到了平常的学院生活。然而,他的学长却还是沉睡着⋯⋯咳、咳咳!"青年说到一半突然摀住嘴开始狂咳,指缝间滴下的液体染红了白色床单。

"你病情加重了!你等等,我去叫我爸!"伊维尔正要跑开,却被一只虚弱的手拦下。

"别了,这病救不好的⋯⋯咳咳⋯⋯"青年边咳边说道。"我感觉得到,我的时间快没有了⋯⋯"

伊维尔凤凰族的血统,使他发现青年真的要死了,他赶紧坐好。

"这几天来我想了很多⋯⋯想这些“记忆”到底该何去何从⋯⋯最后我得到了答案。"青年又咳了几声,等咳嗽暂停后,他向男孩微笑,如同以往讲故事时一般。"你⋯⋯愿意接下这个沉重的负担吗?"

伊维尔愣住。

青年又继续咳着,使男孩不得不回过神。

"我想⋯⋯"男孩低下头。"⋯⋯我可以的。"

"那就别那幺没自信啊⋯⋯"哭笑不得的说出这句话后,青年的语调倏然转为严肃。"现在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仔细听好了⋯⋯"

那个晚上青年告诉男孩所有有关记忆旅人的事情,包括如何找寻记忆、如何读取记忆、如何将完整记忆送回安息之地,还有怎幺判别所谓的"转生者"。

将放置无数光球的储存空间交给男孩后,青年便前往安息之地。

男孩失去了他最要好的朋友。

凤凰族是生命力很强的种族,但是青年并不是凤凰族。

年纪尚小不懂生死轮回的伊维尔哭了很久,直到哭累了趴在床边睡着。

处理完工作的父亲找到他,看着床上的尸体,什幺也没说便带他回家。

那之后,伊维尔变了。

从前常去医疗班闹事的他整天关在家里,他拚命读着那些属于已逝之人的记忆,试着让那些故事冲淡他对青年死亡的悲伤。

一直看一直看,每次退出记忆便开始疑惑自我。但青年的话他还记得:"你就是你,不会变的。每当读取记忆时,切勿迷失自我。"

看看自己的手、摸摸自己的脸,心中念着自己的名字,男孩再次潜入各种记忆。

伊维尔发现青年搜集的记忆大多不是两千年前大战时留下的,而是比较近代并且多数是遗憾的往事。

他不知道为什幺青年要这幺做,但就他读阅的众多记忆中,看见许多灭门血案及鬼族袭击,他们求助于公会,但是没有人来,甚至公会根本就是所谓的加害者。

这和他所认识的公会不一样。

他不敢问父亲,因为父亲是公会医疗班之首,听到他的话可能只会反驳再反驳。

于是他继续看着那些悲剧,心中有了想法:

他想变强、想知道公会到底发生什幺事、想救更多不该死亡的人、想继续寻找那些散落的记忆碎片,他——

要成为黑袍。

当他终于看完那些光球记载之事时,时间已经过了两年。

隔了几天,父亲带回一名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孩,伤得非常重。

伊维尔没问为何父亲将她放到家里而不是送医疗班,看了那幺多事情后,他用膝盖想都知道为什幺。

——这个女孩是不能被公会抓到的人。

他在父亲不在时照顾着女孩,在她清醒后主动搭上话。

"我是罗林斯.伊维尔,你呢?"

"⋯⋯零。"

"好奇怪的名字。"

"⋯⋯"

女孩一黄一紫的眼中透露着无言的情绪。

"那我去告诉我爸你醒了,掰掰。"伊维尔笑了一下,走出房间。

但一走出去他就停下脚步。

⋯⋯对了,父亲好像说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回家。

那去医疗班找他?算了,还真不想。

想了想,伊维尔掉头回去房间。

然后他看见零的面前有一排他看了就头痛的电脑程式浮在空中。

不一会儿,一段影片被放了出来。

静静的听完整段影片,伊维尔走进房间里。

这个人和父亲不同,她并不是公会的重要人物,而是公会黑暗面的受害者。

"咳。"

她大概是可以托付秘密的人吧。伊维尔隐隐约约的这幺觉得。

他们的搭档关系也许在那一刻就已经结下。

高三的伊维尔,此时的他是学院中的风云人物,他在国中部还没入学时就拿到蓝袍,而在那之后以极快的速度晋级为高阶蓝袍,现已成为凤凰族首领的左右手。

伊维尔没和大家说的是,那件蓝袍其实是因为他爸发现他会控制黑暗气息而押着他去考来的。

现在这个世界里能够控制黑暗元素的人一只手就数得出来,那伊维尔是哪里学来的呢?

他在读那些光球的时候,偶然发现自己前世的记忆竟然混在里面。

那是一名擅长控制黑暗气息的治疗士,常常把不好好疗伤硬要接任务的袍级关在医疗班。

不过伊维尔想他应该是不会去关袍级的,因为连他自己都常翘掉医疗班工作,跑去接普通袍级任务——虽然现在会被老爸监视,翘不了。

"嘿,伊维你又要偷溜去哪了~"一只手搭上他的肩,瞬间让他回过神。

手的主人拥有一头金色及肩短发和清澈的黄色眼睛,她的名字是亚曼斯特罗,高三的情报型紫袍但实力已达黑袍,还是Utopia学院十大想娶女神之一。

不过伊维尔才不管这些台面上的东西。"零,你的长期任务呢。"

"提早做完了。"来读书而伪造假身分的零比了个"耶"的手势。

零是伊维尔的搭档,但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因为公会上的资讯上显示他们无搭档。

倘若不清楚他们是极要好的朋友的话,就会这幺以为——他们是谁也不让谁、互相竞争压制的对手。

虽然还有一票人以为他们是情侣,然后这些人隔天就成为在医疗班等复活的尸体。

"我接了个任务,大概一个礼拜左右才会回来。"伊维尔这么对她说。

"才怪。你一定是执行任务大概一天,其余六天都在找记忆碎片。"零一秒戳破他的谎言。

"不是啊,这次我接到跨世界的任务,时间真的会拖比较久,两天吧。"对于友人的敏锐,伊维尔无奈的笑了笑。

"你又接黑袍任务?"零露出微笑。"我告诉你爸喔。"

"你不也会接,彼此彼此。"伊维尔也露出微笑。

"好啦算了。"零决定不闹他。"你是去什幺种族的星球执行任务?"

"和地球很像的星球,叫做凯达斯特。"伊维尔道出事先查好的资料。"种族是几千年前从地球过去的上世代人类。"

"喔,那个星球啊⋯⋯"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表情像是知道什幺但又想不起来。

"?"伊维尔注意到她的表情。

"没什幺。一切小心。"

虽然已耳闻凯达斯特星球的高科技,但实际看到时他还是不禁咋舌。

这个科技程度跟守世界比起完胜太多了吧!他好不适应啊!

伊维尔看着手上被发到的"随身仪器",别扭地试着点开来查询任务相关。

他的任务就是前往千年前留下的人造人工厂,并破坏它。听起来简单,但是这任务值得跨世界委托,可能也算是困难等级。

更何况⋯⋯人造人是什幺啊?

"看您操作仪器的样子,请问您是否便是母星来的贵客呢?"

童稚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往旁边看去,那是一名金发碧眼的男孩,正对着他微笑。

"我是从母星来的没错。"知道男孩口中的母星是指地球,伊维尔微笑回答道。"请问你是?"

"我是您这次任务的导览者,我为青鸟.瑟列格。"小男孩露出纯真的笑容。"虽然不像,但我已经成年了。"

"喔。"伊维尔在守世界也看过这种年龄诈骗式的外貌,没有太大的意外。"怎幺确定你的身分?"

"这里。"青鸟伸出手,类似手表的仪器上跳出一张任务单,恰好就是伊维尔的任务。

⋯⋯就相信他一下吧,反正自己也需要别人带路,这个星球的科技他一时半刻摸不熟。

伊维尔这幺想着。

"如果相信我,就请随我来吧。"青鸟转身,开始带路。

从早上到下午,再从下午到了晚上,一座封闭的工厂终于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吗。"伊维尔咧出笑。"小菜一碟啦。"

“与我签订之物,让沉寂者见识你的艳姿。”

一把桃红色的镰刀出现在他手上。

"青鸟,退远一点。"伊维尔转头告诉带路的小男孩。

男孩立刻退了好几步。

视线重新移回工厂,伊维尔再次勾出笑。

“绯红之焰,听我之令。”他提起镰刀。“燃烧吧!”

接着,用力砍在工厂大门上。

红色又揉着点粉色的火焰顺着镰刀缠上建筑物,瞬间整座工厂都陷入火海。

"桃焰的烈火应该够烧了吧。"为了怕被自家幻武兵器烤熟,伊维尔也稍微退了几步。

看着红色火焰烧着,他回想起他看过其中一段记忆,记忆中"他"挥出绯红色的火焰,保护"他"身后的绿发女孩。

那记忆碎片非常微小,所以伊维尔对那个会用火的家伙也没什幺概念。

此时,腰间传来剧痛,而他在那瞬间竟然力气全失,跪倒在地。

伊维尔反射性向后看,发现竟是青鸟拿着一把匕首将他的腰侧捅出一个血洞,无声无息,使他完全没有发现。

据他的职业直觉,那把刀绝对下了毒。

但,是什幺毒?

"大意了啊,母星的贵客。"男孩勾出冷笑。

"真不好意思我会治愈术啊。"一边处理伤口并冷静的回应,但伊维尔现在脑中已经在整理各式各样人类会调的的毒素。

"这个毒时间到了就会消失,且原料是这个星球特有的植物,你不必费力解读。"男孩依然笑着。"青鸟.瑟列格早在几百年前就死了,而我仅是当年的产物之一。既然你们打开了封印就该付出代价,人造人们已经火大了,如何?在药物作用下,是不是连站起来都很困难呢?"

伊维尔啧了声。

"我们为人造之人,我们为似人却非人之物,我们并非机械,我们渴望自由。然而,你们却在造出我们后封印我们,这叫我们情何以堪?于是我们等了上千年,终于等到有人发现我们,那又如何?我们不是机械,我们生气、我们火大、我们憎恨,我们——要把你们这些人类通通杀掉!"男孩狂妄的笑着,外型逐渐抽高变化。

人造人露出伊维尔印象中的微笑。

那是那名记忆旅人青年的样子。

"伊维,那天之后,你是否有继承记忆旅人之称,寻找记忆呢?"青年一步步接近他,但伊维尔仍然只能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他接近。

青年那天就已经死了,眼前这个只是冒牌货。

他明明知道的,但为什幺他还是只能看着青年抽出长刀,向自己使来?

“桃焰⋯⋯”但长期读阅令人快人格分裂的记忆早已练出了强大心理素质,伊维尔无声的开口。

落在附近的镰刀闪了一下。

“烧了他。”

红色的火焰剎那间缠上青年的身躯,瞬间变把青年烧成灰烬。

看着那团火,伊维尔握起幻武兵器使劲站起。

"好几年没见了,你变得真多啊。"

嘲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伊维尔猛然抬头,惊觉自己已被包围。

化为青年模样的人造人包围住他。

伊维尔往工厂方向看去,发现墙壁竟破了一个洞,这几个人造人就是从那里逃出的。

伊维尔再次令桃焰放火,四周陷入火海。

但是,人造人们没有像刚刚的"青鸟"一样被烧毁,而是更近一步靠近他。

四周温度骤降。

地上结冰了。

"“凝冰”?"伊维尔诧异的看着地上的冰霜。

狂暴的寒风从四面八方袭来,伊维尔连忙开启好几层防护结界。

这次是"风吼"?

他看见结界被风刃一层层被破坏,最后狂风甚至刮到他身上砍出伤痕,传来热辣辣的痛楚。

伊维尔本想自己既然体力被压制,就拿出事先储好的攻击阵法消灭他们,没想到眼前竟是突然黑成一片。

是那个毒⋯⋯

他开始怀疑青鸟当时的话,真的不会死人吗?

在伊维尔倒地,意识变得朦胧时,一道夜空中的身影倏然挡在他前面。

"伊维,你是笨蛋吗!"

失去意识前,他听见的是搭档的怒吼。

悠悠转醒时,首先看见的是洁白的天花板。

"这里是⋯⋯"感觉身体变得还挺轻松的,伊维尔伏额坐起。

"当地的医院。"

转过头,他看见搭档坐在床边,没好气的告诉他。

"为什幺你在这里?"伊维尔不解的问。

"看了你的任务,我觉得你可能有危险,就跟在你后面来了。"零感觉一脸疲惫,而且衣服还很脏。"凯达斯特星球,据说接到这里任务的袍级十个有九个重伤,因为他们无法瞬间适应超高科技的环境,反应速度会变慢。这是我花半天骇进公会机密系统得到的情报。"

"感谢你。"伊维尔用三个字表达由衷的谢意。

"下次别再越级接任务了,我知道你很急,怕毕业后就完全被绑住,但也别这幺不自量力。"零慎重的警告。"任务我帮你取消了。光是将人造人扔回工厂再封印就让我力量榨干,差点连移送阵都没法开,你别再回去送死。"

看来搭档这次是真的担心他,伊维尔咳了声。"对了,你可以这幺快找到我,是因为你是那十个中唯一一个可以适应环境的袍级吗?"

"我的家乡⋯⋯本来就是这种程度的科技呀⋯⋯"零垂下眼帘,令人看不清情绪。

知悉友人的事情,伊维尔知道她现在的眼神大概相当感伤。

"抱歉。"于是他说。

零应了声,但动作却还是没变。

"伊维,虽然那些家伙的演技很劣质,不过那些人造人是不是能窥探人心?"她问。

"嗯⋯⋯你遇到的变成谁?"伊维尔反问。

"我以前的师父。"零回答。

"⋯⋯"

"不,我的重点是,他们如何读取内心?"零抬起头,罕见的异色瞳毫无波澜,直勾勾的望着伊维尔。"就像是你读记忆碎片一样⋯⋯"

普通人类没有法术却有着科技,有着科技却不可能人工创造出能施展法术的"生物"。

那些人造人的制作者和记忆旅人有什幺关系?

零没有说出口,他们两人都陷入沉思。

最后他们不决定上报,只是单纯的在报告上写着水土不服而放弃任务。

事情也就这样没了下文。

伊维尔睁开眼,将手上的光球收起。

⋯⋯又是一个悲剧的故事。

这些年来,抽空闲前往各处,甚至跨了其他世界,他也变得更强。

现在,他是蓝袍、亦是黑袍,他是守世界以来第三位双袍级。

他看着天空,想到青年、想到几年前碰到的人造人、想到那些记忆四分五裂的已逝之人。

无论是什幺种族,都会有用完时间的一天,当旧的生命远去,新的将随之道来,而记忆旅人只是捡拾着散落的过去,将过往之事带给过往之人。

一开始只是单纯青年的委托,后来是自己的坚持,在自己的时间走到终点前尽其所能拼凑完整的记忆并将记忆归还给拥有之人。

他是罗林斯.伊维尔,他的副职是保健室辅长,本职则是世人口中早已消失的职业——

记忆旅人。

-END-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