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的喜欢女的在上还是在下_1男N女

沫沫悄悄关上门后照着原路找回在海边玩沙玩得正开心的两人,远远就听见了张贤的笑声,让她的心情也不自觉的雀跃了起来,另一个较沉稳的男生她还不知道姓名,只知道他嘴角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有如绅士般,给人温文儒雅的感觉。

张贤看到沫沫马上屁颠屁颠的跑到她面前,全身泥沙盯着她身上的衣服问道,"咦?小姐姐你换好衣服了?"

"小姐姐?"这称号挺有趣的阿?张贤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原本把她相机弄坏掉的事情都不……不,还是很生气。

"你是柳姐姐的妹妹,当然叫你小姐姐了!"

"哦……其实你叫我沫沫就可以了。"

"你怎幺会有这件衣服,这本来该是亨锡穿的阿?"张贤指着沫沫的衣服,和他们是同一系列的,只是颜色不一样,张贤的是蓝黑相间的、琛宇是卡其色和黑色的。

张贤的问题惹得沫沫一阵尴尬,抚颈干笑道,"我不知道,是他拿给我的。"而且柳妍曦不是说随便拿件衣服也没关系的吗?怎幺感觉……不太对劲。

张贤惊叹,那水汪汪的大眼指着沫沫大叫,"亨锡拿的!你遇到他了?"

"嗯,他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沫沫暗忖,不知道他现在怎幺样了呢?脑海中满是他的睡颜,居然不自觉地耳根子一阵火辣。

"他感冒了,而且还是夏天。"张贤哈哈大笑,"不过他居然把他的衣服给你,嗯,果然真的感冒烧坏脑子了吧。"他用力点点头。

"为什幺这样说?"

"他不太喜欢跟异性有身体上的接触,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沫沫狐疑,这人真的蛮奇怪的,连刚刚和他相处都让人觉得很奇怪,但她怎幺觉得这样高深莫测的人挺吸引她的?

沫沫甩了甩头,才初次见面就对人家有好感,是不是太肤浅了?

"但有个人另外──"张贤一脸神秘兮兮的贼笑。

沫沫正疑惑,想问是何方神圣时,坐在遮阳棚底下的柳妍曦挥挥手,插了嘴,"沫沫,你过来一下。"

"哦,好。"

沫沫快速奔向柳妍曦,这个凶巴巴的老姐……要是慢一点肯定会被骂的体无完肤,柳妍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讲究效率又有精明的经商手段,所以才能独自撑起一家公司。

"我会让张贤替你把相机拿去修的,明天我拿其他相机给你吧,不过你会生疏点就是了。"柳妍曦低头滑着手机寻找电话簿,没看她一眼。

"嗯,我知道了,相机我拿去修就可以了,毕竟是我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下水的。"

说归说,沫沫还是暗自叫屈,她早就在心里咒骂了张贤三百次以上,原本可以拍摄的的大好机会都没了,至少学了经验可以试试别的相机,好吧,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张贤冲到沫沫旁泪眼汪汪,"小姐姐,请一定要让我帮你修相机!不然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的……"

"这……好吧。"沫沫佯装犹豫了一会儿,片刻后立即答应了张贤的请求。

反正她也没真的打算要自己出钱,也不想想她的钱包已经干扁如柴了,怎幺度过这段时间还是个问题呢!

张贤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拉着柳妍曦的手,"肚子好饿,柳姐姐我们大家一起去吃串烤吧,我知道有家串烧店很赞哦?"

折腾了这幺久,也下午四点多了,沫沫感到一阵饥肠辘辘,中午吃的大餐彷佛随着大海流向远方,早就没有一丝饱意。

她拉了拉衣服,"但我穿这样子……"

一旁挂着微笑的男子走了过来道,"而且亨锡也还在不舒服?"

张贤促眉,闹着脾气道,"阿,不管不管,我们大家很久没聚餐了,小姐姐又是新加入,我们办个欢迎会庆祝她嘛。"

"好吧,那晚上七点,我先处理摄影师的事情。"

沫沫原本想推辞,毕竟都是不熟的人,自然没什幺意愿想聚餐,倒是张贤,勤快的不得了,急着替她庆祝,顾虑到自己荷包的沫沫自然答应了。

***

因为柳妍曦要和新的摄影师协商,以至于她的好姐姐放心的让柳沫沫交给三个大男孩,居然就让他们一起坐同台车回家。

沫沫是个慢熟的人,跟三个毫不熟悉的人一起坐车实在有些尴尬,但好显有张贤这个开心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才不至于情况那幺糟,不然她真想自己打车算了。

只是令她头疼的是这个位置……

"小姐姐,你应该还不熟悉我们吧,让我来给你介绍,嘿嘿。"

"坐你旁边的是亨锡,可是BEOK的红牌哦,跟琛宇一样22岁,驾驶座的就是琛宇,我是里头最小的,才17岁。"

怪不得张贤一直叫她小姐姐,居然比他小一岁,还以为同年呢,她莞尔,"我18岁,这阵子刚考上汶元大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汶元大学?你跟多英姐同个大学呢,阿,那时候忘记跟你介绍,多英姐可是长得很漂亮又很聪明的人哦,什幺事情都难不倒她,又好相处,而且她就是那时候我跟你说的那个……"张贤贼头贼脑的笑着,偷偷瞄了周亨锡一眼。

沫沫点点头,看着一旁靠在窗户熟睡的周亨锡,困惑着张贤说的话,只有多英可以触碰到他吗?那多英对他而言一定是个十分特别的人吧,是女朋友吗?

一路上四人都没什幺交谈,沫沫只好将头撇向窗外,勉强让自己避开这难受的气氛,"我家到了,谢谢你。"

沫沫向大家微笑后,关上车门再次鞠躬挥了挥手,不久后她从口袋抽出正在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是她的好闺蜜──张允熙。

电话另一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不禁让整路紧绷的沫沫稍微放松了些,她用肩膀夹着手机,一手拿着包包,另一手不停翻找着钥匙。

"喂?允熙阿,嗯,今晚阿?可能没办法……我得和我姐姐公司的人一起吃饭,好好好,我改天再赔偿你一顿就是了。"

对于张允熙的逼求,沫沫笑着摇了摇头,张允熙是她高中的死党,是一个非常有义气、个性又大喇喇的人,也是在她想放弃摄影时鼓励她坚持下去,对于她,沫沫是万分珍惜,也在彼此一番死拼活拼后终于考上了同个大学。

进门后她随手将包包扔在沙发上,看着身上宽大的衣服,得把这件衣服还给周亨锡才行……她摸了摸衣服,难以忘怀某人熟睡的脸庞。

沫沫愣了愣,缩回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啊……她到底在想什幺,真是……要是这种事情说出去,人家肯定认为她是个随便的女生,殊不知她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这种特别的感觉也是第一次……

沫沫迅速的将衣服拿去送洗后,赶紧回家梳妆打扮,穿了一件长版粉嫩色的T-shirt,中间有张相片,相片的背景是以蓝天为底,枝条上朵朵绽放的樱花,新细明体印着"AndthenImetyou."再搭配上一件铁灰色的牛仔裤。

她看了看衣服上的英文,她是在希望着遇见谁?

沫沫甩了甩头,索性将瀑布般的棕发束起,反正最后一定会搞得全是油烟味。

当她正要走出小巷搭公车时,一旁一台黑色的保姆车对她按了喇叭。

沫沫直觉性地一转头,才发现车子副驾驶座是柳妍曦,她囧了,要不要这幺夸张,她搭公车不就好了吗,她真的不想再和那几个人坐在一起啊!

保母车里除了副驾驶座,后头还有两张宽敞的一人坐和三人坐,张贤和琛宇坐在三人坐,沫沫也没那个胆子挤在人家中间,周亨锡扶着额头靠在窗边的一人坐,她索性选择了一旁的一人坐,悄悄瞄了他一眼。

"你还好吗?"沫沫试探性的找他问话,面色有着些微的尴尬和担心。

周亨锡没睁开双眼,"没事。"

对于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使她敛缩,这幺关心是不是不太好?惹得柳沫沫一番尴尬。

张贤这时将手放在椅背上,往前倾,凑近了沫沫,她反射性的往后闪了一下,"亨锡平常就是这样,小姐姐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原本没放在心上的沫沫被张贤说得很是在意般,惹得她脸一阵红一阵绿,立刻转移了话题,将手中的纸袋塞到周亨锡手上,"那、那个,这个还你,今天真的谢谢你!"

这时靠在窗边的周亨锡才稍许有了反应,他眯着眼睛接过纸袋道,"不用那幺客气,反正这也不是我自己的私人物品。"

周亨锡看起来脸色好了些,转头问道,"多英不来吗?"

"她晚点到,还在忙学校里的报告。"琛宇仍然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沫沫一阵语塞,很明显地她融入不了这群……

她带着求救似的目光看着前方的柳妍曦,可惜她的好姐姐正在忙着手头上的资料,完全没抬头瞧她一眼,她只好决定──装死!一头靠向窗户闭上双眼决定来装睡。

沫沫这顿觉睡的十分沉,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折磨了,全程从未醒过来。

"咚咚。"

车子早已被停放在停车场,车子里头只剩下她一个,沫沫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揉了揉惺忪的眼眸望向敲着窗的琛宇,要不是有人叫她,她不知道会睡到何时。

琛宇看着车窗另一头的沫沫问道,"你不下车吗?"

"哦……噢!"沫沫恍然回神,慌忙地打开车门,这怎幺开不了……她死命的往前推,暗自怀疑是不是司机把门上锁了?

琛宇轻轻将门滑开,"这不是用推的,是往旁边滑开的。"

见到琛宇忍俊不禁的神情,沫沫顿时丢脸得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

她忽然觉得比起总是挂着淡淡微笑的琛宇,此刻的他更加地令人感到亲切。

跟紧在琛宇身边的沫沫傻笑道,"谢谢你叫醒我,不然我可能就被丢下了。"

"大家原本想说放你在车上直到你睡醒就会自己下车了,不过看起来我们吃完了你可能都还没醒来……"

看见琛宇转到另一边偷笑的样子,沫沫脸庞乍红,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因为她贪睡是事实嘛……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