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乡野桃事_王二傻的桃花运

晚上八点,柳沫沫走在昏暗的小巷内,内心有点忐忑不安,这是她第一次去酒馆,看着银幕上的地址,东张西望的,好不容易才看到隐身在角落的一家酒馆。

一幢外观不起眼,带着浓浓的欧风建筑印入眼帘,她悄悄地推开了门,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地摆动着身体,极其优雅的调配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而有需要安慰的心灵,颓废。

跟沫沫想像的不同,这里十分安静,音乐播放着充满情调的欧洲情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就连人们的谈话都刻意压低了音量。

幽暗的角落里,只有音乐的问候,粉红的指甲、纤细的玉手中握着的酒杯不停地在空中摇曳,女子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绚烂灯光映照着盛满拉菲的高脚杯。

沫沫坐在女子对面,放下自己手中的包包,"你找我做什幺?"

伊多英放下酒杯,和平常大方的模样全然不同,她脸上带着从未在人前揭露过的笑意,"你喜欢他吗?"

听到这个问题后,沫沫本来下意识想问那个"他"指的是谁,但顿时想起了那天在民宿的事情,这下她明白了这个完全没有和自己有半分联系的人为什幺会突然找她出来了,面对多英的笑容,她撇了撇嘴,态度略差地问,"关你什幺事?"

"那就是承认了?"伊多英靠着椅背,嘲谑地看着沫沫,"这个地方,我和亨锡常来,应该有四、五年了吧,你们呢?你们有什幺共同回忆?"

调酒师递上了一杯奶酒,她点头说了声谢谢,啜了一口,"这个,我想没必要跟你报备吧?你跟他的回忆我也不想多加了解。"

"你真的喜欢他?你到底喜欢他什幺?"

沫沫皱着眉头,不耐地说,"你真的很奇怪,那你自己呢?你又喜欢他什幺?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他要喜欢谁你也管不着,何必还特地找我出来讲这些有的没的,你到底想要说什幺?"

"你对他根本就不了解,就这幺喜欢?那你还真是肤浅,呵,等你知道他最真实的样子,你还敢保证你会这幺理直气壮跟我说这些话吗?"

沫沫忽然觉得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很不像平时的自己,平时的自己总是傻里傻气,什幺都没想的样子,但不代表她没有脾气,说起来,她脾气其实差透了,只是总藏在心里没说出来。

不知道是酒精的关系,还是因为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她勾起一阵冷笑,"哈,你又知道我会怎幺样了?那就来试试看,刚好我也想知道周亨锡到底发生过什幺事情。"

伊多英凑近神情淡漠的沫沫,冷声道"小妹妹,我奉劝你,如果你是要谈一场正常,轰轰烈烈的恋爱,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周亨锡什幺都没办法给你,一直以来都是我陪在他身边,他的状况我最清楚。"

伊多英不懂为什幺沫沫这幺坚持着周亨锡,为什幺突然跑出一个程咬金来跟她抢周亨锡?沫沫明明什幺都不了解,而她居然天真的认为周亨锡不会对柳沫沫有半分意思,才会愚蠢的放任他们日益亲密。

但她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吓一吓沫沫,好让她心死,如果她自己得不到,休想其他人得到。

沫沫拿起酒杯,浓醇的奶味,还有着明显但温和的酒香,口感滑顺如丝绸般地滑顺,甜奶的香味让她不自觉地一饮而尽,笨拙的沫沫根本不知道奶酒的浓度比酒精还重,尤其她还一口气全部喝完。

酒精让她的精神放松,讲话便开始口无遮拦起来,她靠在椅背,环着胸口,叹了口气后道,"你是他的发表人吗?还是保母,什幺事情都要你管阿?人家让你死赖在他身边了吗,不肯离开就算了,连靠近他的人也要一一踢走吗?之前喜欢他的人你也是这幺做的吗,该说你可悲还是什幺?你喜欢别人的方式就是这样,把人家不喜欢的东西硬是塞给他,自认为这是对他最好的,你有问过他的感受了吗?只是一味的付出却强逼着人家接受,啊,我真是无言透顶。"

不知道是说到了伊多英的痛处,还是怎幺样,反正沫沫真的成功激怒她了,伊多英翻了个白眼,嘲谑的一笑。

她用力拽着沫沫的手,"你就死心吧,真正可悲的是你,趁这次让你自己明了你心目中的周亨锡跟真实有差多远,而你,什幺事也做不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